2008年6月30日星期一

祝你幸福

指尖的泛白
眼里快要绚烂的水花

怕那吓人的温度,你灼伤。

嘴角那抹不自然 渐渐在阳光下努力亮眼。
最后的拥抱,请我记得保重。

天空划过寂寞的弧线 赶上你最后的挥别。
空气中 你的味道 你的微笑
还在萦绕。




我也想出走
找找正在捉迷藏的自己
也找找
无声的快乐 去了哪儿
彩色的回忆 卷进谁的漩涡
我说,
祝你幸福










2008年6月29日星期日

夾著絲絲的清新 傳送至腦神經
窗口的雨點模糊了所有人的臉
包括你
朦朧的畫面美景 摘下眼鏡的摸索
那麽的盡情
樹下的秋千 只剩被風吹過的哆嗦

還有 落葉的作伴 落下的漣漪能讓你有點温度

慢慢探索 還有承受不了而降落的雨滴 打在玻璃上
寫著無處可傾的思念。
但似乎沒有人喜歡雨天 不愛被打得渾身濕透的狼狽
無所謂 讓狼狽淋個痛快 知道反省
公園裏的休憩椅上 被風雨帶走的每一次的影子
只剩下溼嗒嗒 靜靜地望著雨后的平靜
靜靜凝視
雨停了 思念也被帶走
收起思念的傘
雨后的天空 怎麽還未放晴
我等待著彩虹 等著你


雨天 房間變得寂靜 道路變得冷清
我得一次次習慣著思念的天氣。

2008年6月28日星期六

翺翔

庸庸懶懶
漂漂盪盪
偶爾遇到一陣急流
劫後餘生
釋放天賜與的能量 苟且著
若干年后
已沒有重量

羽翼般
輕輕
親吻著蒼穹的臉龐
將自己納入無邊無際的口袋
不再追逐
這一次 記得離開了
終于 記得





2008年6月27日星期五

為我好

我一直期待
那麽一天
任性妄爲那一天
只是那一天還沒來臨
我卻先身亡
我死在期待中
我一直期待
那麽一天
痛痛快快那一天
只是那一天的雷聲好大
我卻愣住了
我一直期待
那麽一天
幸福快樂那一天
只是那一天的前一天
我正在享受倒數的洗禮
我被宣佈不治
多淡然的三個字
為我好





2008年6月23日星期一

过客

字路口
任人践踏的行人道
那火热继续侵袭
偶尔白云遮住那火热
开心的柏油路乘机会乘凉
幸福的日子不会太久
因为噩梦会继续来
幸福只顾着和天空里的浮云偷得半日闲
却忘记夜里的星星相隔几万个光年
牛郎和织女 怎么盼都不会连在一起
白天继续的过
夜晚不服输也每天溜
这条路的过客 是第几个?
红绿灯依旧尽职的闪着讯号
依旧每天等待那些徘徊的路人
行人道的一生却

斑驳







2008年6月17日星期二

我放不開的太多了
就好像風箏放不開玻璃綫
你看得開得太多了
就好像颱風來襲無情的卷席然後逃離
來不及帶著那份愛過的心情
消·失·無·蹤

不死心的蜘蛛繼續張牙舞爪
繼續編織那美麗的夢
不管我怎麽打掃
那張天羅地網還是陸陸續續
網住那扇窗
開不了
跑不掉
頓·時·休·克

有人在嗎
手上的瘀腫
變本加厲透過神經綫傳達在文字裏
是該離去了
原來
沒人在家
閉門羹的味道
夜·夜·留·戀




2008年6月15日星期日

影子

定定地站着
就这么让它随着时间移动
烈日当空
那晕眩不住地袭来
乌云好心用身子挡住那炙热
我却狠狠推开
终于看见那狠毒的照射
我和它开始对话

我:今天的你好吗?
它:比起你我好多了
我:还和他肩并肩吗?
它:已经走远我却还在追?

思念终究没有随波逐流
漂浮在阳光的照射下
你随时看得见
看得见阳光
感觉到思念

影子的追逐
无所不在
自我的放逐
在你离开的第136天开始

简简单单

轻轻
那么蹑手蹑脚
嘘……
就怕一个不小心
唤醒沉睡的尘埃
拂起漫天的哀伤
别带来六月里正冬眠的飞霜

只是想这样
自我陶醉在
自己的心情里
微醺的感觉
那么的乐在其中